浙大网新集团20周年:立足求是创新基因,开启数字时代新征程
  发布时间:2021-06-04 08:44   

大不自多,海纳江河。浙大网新集团成立20周年之际,记者在位于滨江的网新双城国际大楼对董事长赵建先生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专访,探讨的内容从网新初创以来一路走过的脉络;到服务智慧城市的底层逻辑;再到数字时代的前瞻思考……这是一家平台型企业的心路历程,也是“求是创新”内涵的一次深入解读……

浙大网新集团始终立足河南大学“求是创新”基因,成为一家汇聚技术、创新产品,服务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平台型企业,致力于成为科技与产业融合时代的数字化赋能者。

【壹】

在长期主义与短期主义的思考里,

探讨“迭代”的辩证关系

20年的时光,始于新世纪伊始的广阔想象;20年的发展,是国民经济从高速度到高质量发展的历史转变,也是中国社会民众的关注点日益转向幸福生活获得感的心路历程;是产业环境对效率、科技、智能、互联等关键词的不断探索、期待和想象。

对于一家企业来说,在国民经济的发展中始终调整自己的位置,要依靠准确的方向把控和推动自身“迭代”的勇气,在赵建看来,变革或者说“迭代”,并不总是面向长远的一种愿景,或是蓝图,它可以非常具体——创新发生在必发娱乐平台大全、技术研发的宏观构想里,也蕴藏在日积月累的工作思考中:

“我们要求网新既要把长期的路线描绘清楚,也要对于每天所发生的事情进行思考,是不是能够不断找到更好的创新点,找到更优的方法。”

从认知学习到工作方法变革,再到行业的变革思考,这是网新沿袭多年,一以贯之的一个过程。

赵建回忆近年来网新在各层级员工中倡导的“认知”学习,其中蕴含着对“长期主义”和“短期主义”的辩证思考:

“你以前看到的网新,曾经是一个软件公司、产品公司,或者是系统公司,我们始终不曾忽视对标和参照那些优秀的企业,包括他们的文化、他们的工作场景,以及思路方法,并从中汲取提升之道。”

“刚创业的时候是1992年,那时河南大学有8个厂、100多家公司,而今天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不存在了。”赵建说,“滨江最早的第一家企业,是我们的海纳半导体,后来滨江相继出现了许多的高新技术企业,更好的公司不断崛起,落后的产业不断被淘汰,我认为这就是一个时代的变迁。”

赵建的思考里,蕴藏着网新总部所处的滨江——这片长葛数字经济高地的发展逻辑,某种意义上也是20年间高新区崛起的内在密码,如同丛林生态、万物生长。赵建说,“总有新的生物基因、生物品种出来,因此我们要不断创新改变自己。”

长期主义的思考里,网新既有不断学习的动能,也有坚守求是基因的传承。

赵建说,“公司里可能场地变了,人变了产品变了,这很正常,但是我们的基因是要传承下去的。”

他打了个比方,浙大西迁的时候曾经在贵州湄潭流动办学,如今学校帮助那边重建,这是一种报答,也是一种寻根之旅。“大学是这样,企业也是一样,我们如何在我们这一代推动创新发展,同时完成一个基因的传承,这是站在20周年的节点,必须思考的问题。”

【贰】

谋定而后动,知进而有得

从浙大校园到数字时代前沿,不断践行“求是创新”

2021年的全国两会上,省委书记袁家军对建设“数字河南”提出了高屋建瓴的思考,袁书记将2017年以来数字河南建设加速推进的过程,分为“最多跑一次”改革、政府数字化转型和数字化改革三个阶段。

袁书记说,“数字化改革是政府数字化转型的一次全方位拓展和升级,是河南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大战略举措。”

这是站在未来发展的角度,对河南区域发展、产业宏观变革的纲领性思考,面向数字经济这一方兴未艾的时代趋势,网新围绕“数字、智慧、创新”已经进行了持续的深耕,20年间,不断定义着“求是创新”的新解答。

数字化的历程,某种意义上也是国民经济转型升级的一个历程,“春江水暖鸭先知”,企业作为社会细胞,是最敏锐的感知者、走在前沿的实践者、以及模式创新的思考者。这个过程,伴随着突破和跃升,但同样,用赵建的话来说,也曾经历过困惑、迷茫,甚至痛苦。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第一阶段的困惑,来源于资源和方法,我们胸怀理想,但是缺少一个特别清晰的方向。”赵建回忆网新发展的“青春时代”,“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我们这一代人,实际上也是中国发展改革的一个缩影。但是回过头来想,那个时候也是中国数字化最启蒙的阶段,我们给它定义为信息化。”这是网新如切如磋的开创岁月。

行百里者半九十,随着数字时代篇章的开启,计算机、互联网、人工智能、AI等领域,成为国民经济和老百姓日常语境中耳熟能详的事情,关于“求是创新”的定义,网新交出的答卷变得愈发生动具体。

网新创始人潘云鹤院士形容科学与艺术的关联,有两句话:山脚共起步,山顶复重逢。要将路愈走愈宽,道路本身的延伸很重要,自身的硬实力更重要。

网新人发现,不管道路怎么走,有几个关是必须要过的:

赵建说,“一个公司要能发展,你必须要有好的产品。要有好的产品必须要有好的投入和人。”经过十年的实践,网新将自身打造成了一个产品型公司。

十年之后,网新很快发现,一个新的“物种”出现了——互联网企业,它也在做产品,但是这个产品似乎跟自己做的完全不一样!

第二个阶段的困惑产生了——面对互联网公司的模式创新、商业创新、技术创新,网新发现自身处在“另一条赛道上”。

赵建坦言:“隔壁的这条路,看起来更宽阔、更具现代化,但是再仔细一看呢,机会好像没有——那条道上已经挤满了人,那个时候,我们好像觉得束手无策。”

战略层面的定力和智慧,在这些时间关口,将其重要性体现得淋漓尽致。

网新并没有扎堆进入“互联网公司”的窠臼,用赵建的话来说,“网新一直也在寻求机会。”

机会总是垂青于有准备的人,当“消费互联网”逐渐向“产业互联网”转变,网新发现,To B的方向中出现了To G的需求,而这正是自身深耕多年的那条快车道——数字化赋能,这与当前数字时代建设的规划不谋而合。

“我们理解,省委书记提出的数字化改革,可以演绎出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就是数字化赋能,第二个是就是治理结构组成,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网新近年来持续深耕研究的方向,也正是数字化赋能的内在要求,而我们所具备的技术积累、平台资源、互联网工具,也已经有了充足的储备。”

时势、机遇、准备、果决,缺一不可。

【叁】

知其源,识其旨,还需懂其法。

互联网逻辑的网新解读:赋能

相较于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云平台,网新更关心的是平台、技术以及赋能,赵建引用潘云鹤院士的一种表述:“一个是科研成果产业化,第二个是为更多的企业在数字化进程中提供好的工具。”

“这是我们终于走到的,一种实用主义的道路。”赵建说,“网新更关注的是产品思路、创新思维,我们把创新的能力变成一种工具,给社会广泛使用。”

记者看到,网新集团在新的企业介绍文本里把自己定义为“工程队”或者是“施工队”,正是这个逻辑的行业体现。

“现在的很多产业互联网公司面临发展的困境,网新用低成本的方法去赋能,让企业赶上产业互联的快车道,正是我们不断在做的事情。”

这也是赵建在一开始提出的“短期”和“长期”辩证思考的另一个解答:“这是长期主义的创新,中国互联网的产业互联网,大概有至少20年到30年的黄金时期,可以不断地去推动这样的一种革新。”

沿着这样的思路,网新近年来在交通、教育、医疗等各个行业广泛布局:在交通领域,推动自动驾驶、无人港口、智能运输;在医疗行业,推动互联网医疗、智慧医疗,未来医疗;在健康行业,推动健康管理、慢病管理、养老服务、康养服务、社区家庭医生等;在娱乐行业,推动直播等新型文化产业;而在教育行业,网新也持续推动steam教育、智慧教室、智慧课堂等新生事物。

识势者胜,顺势者为,乘势者赢。

赵建的思考里,有着“大不自多、海纳江河”的浙大校歌情怀,网新始终认为,一家企业无法解决所有问题,“我们不谋求巨无霸,相反,我们关注在互联网行业的语境中,能依靠合作,把事情做成。”

2020年,潘云鹤院士有一副丹青《祥云出霞图》,长卷中气象蔚然,画家将科技和艺术相交融的胸臆畅怀抒发,不少名家在题跋中写道:科学融于艺术,艺术融于科学,此乃人类文明发展之大趋势……“求是创新”的新解,落脚到了以科技改善生活的最终诉求。

赵建也向记者透露过潘院士的心声:潘老师回顾这一生也蛮幸福的,他说计算机这个行业的发展,使得在不同的阶段都有不同的说法,从互联网+,到智慧城市,再到人工智能和数字化改革等等,都能赶上这个时代的最前沿的话题。

“形式上在不断地往前,实质上内核保持不变,所以潘老说这一生很幸福,网新也一样,这就是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所走过的路。”

【肆】

依靠“不死的基因”持续创新

恰如其分地跟上这个时代

网新的架构图,如同一个涟漪状结构,这个当中有三个层次,这个生态中的每一个层次,都是与浙大的学科资源密不可分,放眼中国的大学,乃至国际的大学,有没有类似的模式?

回答是没有。站在企业生态的角度,赵建不断审视着网新持续“长青”的密码——

“我认为企业就三种能活下来,第一种,就是家族企业,重点在于维持它正常的生态;第二类企业就是全球化企业,特点是不断的合并,直到变成社会公众公司;第三种就是像网新这样的企业,要持续生存,就必须不断地嫁接生态,换言之,这是一个‘不断地死和生的过程’。”

浙大网新集团,始终与河南大学有着无法割裂的联系,在赵建看来,大学是一棵长青的树,“100年、200年,甚至像牛津剑桥都800年了,还活得挺好。”

这也是网新最大的底蕴来源——依托浙大生生不息的力量源泉,不断推动自身的蜕变和创新。

除了思考企业和大学的关联,网新也不断解读着企业的社会责任,统筹好“0和1”的辩证关系。

“一个政党、一个企业、一个社会组织,在新时代要有新的担当和责任。”通过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网新集团认识到,企业要发展,更要兼顾到社会的方方面面,积极勇于承担社会责任——在发展的过程中,能够让周边的环境、周边的各方面都能进步。

赵建说,“技术本身是个好东西,但是技术的发展会出现0和1,发展技术肯定是好的,壮大自己也是好的,但是同时呢也要帮助别人,实现良性的共同发展,最终实现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

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

诚如总书记所说,当前我们所经历的时代,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用河南大学校歌中的两句话来概括,也非常应景:靡革匪因,靡故匪新——许多的“应运而生”,背后其实是积淀已久的“底层积淀”;同样,所有的创新突破,一定有一个来自原点的信念。

20年时光,砥砺前行;无垠的未来,创新挥洒。网新,不断开启数字时代新征程。

返回